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业界资讯 >半路杀出个“程咬金” 达芬奇疑作迷雾重重

半路杀出个“程咬金” 达芬奇疑作迷雾重重

  《美丽的公主》

  对于买卖和收藏古老艺术品的人们来说,发掘著名大师的未知作品堪称鼓舞人心的梦想,而最有名的大师恐怕莫过于列奥纳多·达·芬奇(Leonardo da Vinci)了。

  八年来,现居巴黎的加拿大收藏家彼得·席尔瓦曼(Peter Silverman)一直都在试图说服艺术界,自己手上有一幅遗失已久的达·芬奇真迹,这幅贵族年轻女子的肖像名为《美丽的公主》(La Bella Principessa),是他花大约二万美元买来的,可能价值1.5亿美元。现在,围绕着这幅画作的争议又进入到新的一轮。臭名昭著的英国艺术品伪造者绍恩·格林哈尔(Shaun Greenhalgh)所仿造的赝品跨越艺术史上的几个世纪,如今他声称这幅画是自己的作品。

  格林哈尔说,图上的女人不是什么意大利贵妇,而是英格兰西北部曼彻斯特市郊外博尔顿某超市内一个名叫艾莉森(Alison)的女收银员。

  这个耸人听闻的声明出现在1129日的《星期日泰晤士报》(The Sunday Times)的一篇文章里,作者是艺术评论家瓦尔德马尔·雅努茨扎克(Waldemar Januszczak),他所隶属的财团刚刚出版了格林哈尔的回忆录《伪造者的故事》(A Forgers Tale)。格林哈尔因涉及伪造艺术品,于2007年被判入狱四年零八个月。他所仿造的艺术品包括一尊高更的农神雕像,被芝加哥艺术学院购买;以及一尊古埃及公主的大理石像,被波士顿博物馆购买。如今他把《美丽的公主》也加入了这个名单。

  专家们就这幅命名为《美丽的公主》的画作是否出自列奥纳多之手,有着不同的意见。

  雅努茨扎克说,格林哈尔创作《美丽的公主》时20岁左右,当时是20世纪70年代末期,他在那个超市上班。

  “他说,为了给她画像,他买来了一张旧地契,是用上等羊皮纸做成的,上面写了字,他发现,纸张‘好’的那一面上有太多墨水字迹,所以就把它翻过来,在粗糙的一面上画画,列奥纳多从来不这么做,”雅努茨扎克在《星期日泰晤士报》的文中写道。

  格林哈尔先生未能置评。

  “这太滑稽,太荒唐了,”席尔瓦曼先生电话采访中说,“一个艺术史学家为了宣传新书,竟然做出这么有失身份的事,真是无耻之极。”

  席尔瓦曼说,他愿意付格林哈尔1万英镑(约合1.5万美元),看他能不能当着一个专家委员会的面,在羊皮纸上重新画出《美丽的公主》来。“要是他画不出来,就回监狱呆着去吧,”他说。

  《美丽的公主》及其作者鉴定的故事始于19981月,纽约艺术品交易商凯特·冈兹(Kate Ganz)21850美元(含交易费)的价格,从纽约佳士得买来了这幅身穿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服饰的年轻贵族女子的半身侧面像。这幅画以钢笔、墨水、粉笔和水彩在羊皮纸上绘制而成,被佳士得标记为“19世纪初,可能是德国作品。”

  9年后的20071月,冈兹把这幅画以原价减交易商折扣的价格卖给了席尔瓦曼,她当时对它的描述是,“可能是一个在意大利学习的德国艺术家根据一幅列奥纳多·达·芬奇的画临摹的”。

  20086月,法国数码扫描公司“光明技术公司”(Lumière Technology)声称,经分析,公司认为这幅画是出自列奥纳多本人之手。因此,这幅作品被伦敦艺术品交易公司迪金森(Dickinson)标价为一亿英镑,并向高级客户提供这幅作品的出售。蒂莫西·克利福德(Timothy Clifford)1984年到2006年担任苏格兰国家艺术馆馆长,2007年出任迪金森的顾问,200910月,他在《伦敦泰晤士报》上发表文章,认为这幅画是列奥纳多的真迹。

  这个结论还得到了半打列奥纳多专家的背书。马丁·肯普(Martin Kemp)是牛津大学的艺术史荣退教授,他从2005年开始研究这幅作品,是最早相信它是真迹的人之一,他认为画面上的人是比安卡·乔万娜·斯福尔扎(Bianca Giovanna Sforza),是于1494年至1499年任米兰公爵的卢多维克·斯福尔扎(Ludovico Sforza)的私生女。

  肯普与光明技术公司的联合创建者之一帕斯卡·科特(Pascal Cotte)认为,这幅画是从斯福尔扎家族的画册中被拿出去的,该画册于1496年制作,是为了庆祝比安卡与米兰军事指挥官加里亚佐·桑瑟夫内洛(Galeazzo Sanseverino)的联姻,目前收藏于华沙国家图书馆。

  佳士得把作品出售给冈兹时,该画像的主人是艺术家与艺术品修复家詹尼诺·马奇格(Giannino Marchig)的遗孀珍娜·马奇格(Jeanne Marchig),因为这一事态的发展,她起诉佳士得公司违反信托与担保责任,以及疏忽和做出草率鉴定,她主张,佳士得本应鉴定出那是列奥纳多的真迹。

  该诉讼于2011年被美国一上诉法庭以诉讼时效过期而拒绝。在另一项起诉佳士得遗失了这幅作品的边框的诉讼中,马奇格女士指出,这幅画于1955年便归她丈夫所有,远远早于格林哈尔声称的创作时间。

  艺术界权威尚未彻底认可《美丽的公主》是列奥纳多的真迹。这幅作品还未在任何大型国家级博物馆展出,201111月至20122月于伦敦国家博物馆举办的重大展览“列奥纳多·达·芬奇:米兰宫廷时期画作”(Leonardo da Vinci Painter at the Court of Milan)也没有收入这幅作品。

  不过,那次展览确实收入了一幅新近发现的列奥纳多作品:《救世主基督》(Chirist as Salvator Mundi),创作时间约在1499年,是2013年俄罗斯收藏家德米特里·E·雷波诺列夫(Dmitry E. Rybolovlev)1.275亿美元从瑞士商人与艺术交易商伊夫·布维尔(Yves Bouvier)手中买下的。

  后来雷波诺列夫发现,为这幅作品,布维尔只付给卖主纽约交易商亚历山大·巴利什(Alexander Parish)与罗伯特·西蒙(Robert Simon)7500万到8000万美元左右,便对布维尔发起了诉讼。

  上周二,专门鉴定艺术品作者的独立艺术史学家卡西娅·皮萨莱克(Kasia Pisarek)成了最新一位为列奥纳多的《美丽的公主》发起诉讼的学者。她在伦敦的一次听证会上呈送文件,列举了这份作品的“矛盾清单”——它没有任何相关文件记载,也没有复制品、羊皮纸边上只有三个装订孔(华沙收录的斯福尔扎家族画册有五个装订孔),还有她眼中其他一些不符合真迹特质的细节。

  她的结论是,“列奥纳多是作者这个结论是站不住脚的。”

  席尔瓦曼先生说,这幅画作目前被存放在日内瓦自由港,不做出售之用,他还补充说,2012年,有人曾经出价6000万美元,但被他拒绝了。“我希望这幅画能在全世界展出,让人们自己来判断,”他说,“但是那些不接受它的专家们拒绝看它。官僚主义者们不愿把握机会,他们害怕争议。”

  出于种种原因,这幅《美丽的公主》要么就是价值数千万的列奥纳多真迹;要么就是价值数万美元的19世纪意大利文艺复兴风格作品;再不就是一文不值的现代赝品。

  但是随着绍恩·格林哈尔与“超市艾莉森”等人卷入混战,争议无疑进一步升级了;列奥纳多是个相信科学的人,如今,要找到他渴求的真相,更是难上加难。

  (来源:纽约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