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告8@JAM丨“意图” 易都摄影作品展将于江苏省美术馆展出

2020.10.15

“意图” 易都摄影作品展

图片1.png

展览时间:2020.10.16—11.15  

开幕时间:2020.10.16下午2:30

展览地点:江苏省美术馆8号展厅(南京市长江路    333号)

主办单位:江苏省美术馆、江苏省摄影家协会、苏州 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协办单位:苏州市摄影家协会、苏州市文联新文艺群体联盟、苏州摄影行业协会

支持单位:中国人像摄影学会、GPU CHINA、雅昌摄影网、影像新势力、莱卡画廊、尚图坊

特别支持:国际摄影家联盟(GPU)、意大利锡耶纳国际摄影节

总 策 划:徐惠泉

艺术委员会:徐惠泉、廖鹏、张兴来、赵彦国、王国斌

项目统筹:孙  俊

项目策划:陈  娅

学术主持:袁  新

策 展 人 :郭  宬




展 览 前 言

出其不意  画地成图

      摄影艺术在变成纯粹的图像之前,摄影的成就与不朽归功于历史、轶事、报道以及观察,而照片即是凝练的时间和空间。摄影作为当代艺术的一种言说方式,不仅是艺术家个人情感的表达,亦是对当下社会文化的思考。易都的摄影,带着诗意与画意,呈现出了不一样的“意图”。

      视觉制造的空间中,任何事情都成为了可能。摄影艺术的价值不仅在于瞬间的永恒,它还可以使人与人心灵相通。从他举起相机开始,易都的作品就不单纯停留在画面布景的设置,不仅限于技巧技法的堆砌,也不只是对模特神情姿态的摆弄。易都,早年的绘画和诗歌经历,与其说他是一名摄影师,不如说是一个经营画面的导演,摄影是他的表达手段,画面就是他的“戏”。在“戏”里他可以肆意妄为,可以天马行空,在他的作品中,你可以寻味各种元素,它们被打碎,被重组,看似简单的画面,却充满着叙事性和戏剧性,即似曾相识又充满差异,他把当代国际潮流美学和本土文化底蕴相融合,诠释着不同程度的审美再创造。易都的摄影,表象是画面之内的美,实则是画面之外的意,用镜头去思考,必定会带来想象力和冲击感。易都的作品不是客观记录,而是思维表达,忽而出其不意,忽而欲言又止,隔空取物,信手捏来。

      在图像普及的年代,摄影似乎已成为一种人人具备的素养,技术不再是困扰大众的问题,其逐渐成为一种表达社会主观认知的媒介。但作为艺术从业者,更多的渗透着创作者的美学观与人生观。那些经过分析、解构、转换、设定创造出的作品,都是个人经历与思考的发酵。时间是线性的,一步一步往前走,艺术何尝不是一样。

      近年来,江苏省美术馆致力于经典与现代并行,试图将自身打造为多元的、跨媒介和跨学科的艺术综合交流平台,成为一所既具备专业水准又贴近公众生活的新型美术馆。在关注前沿艺术重量级、代表性艺术家的同时,也把眼光触及到更新锐的年轻艺术家和艺术探索者身上。“8@JAM多元艺术推广计划”,既是一种尝试,也是江苏省美术馆的社会责任担当。此次邀请的来自苏州的艺术家易都,是一位在商业和艺术领域跨界融合的摄影师,他在诸多国际摄影展上屡屡获奖,这些充满哲思风格的当代摄影艺术,呈现着一场视觉盛宴。相信“意图:易都摄影作品展”将会为8号展厅这一新艺术空间带来新的惊喜。


徐惠泉

江苏省美术馆馆长


艺术家简介

易都

1975年生于江西武功山,定居苏州

职业摄影师,诗歌爱好者,业余画家

国家二级美术师

国际摄影家联盟GPU会员

英国皇家摄影学会会员

尼康(中国)摄影讲师

苏州工艺美术职业技术学院客座教授

苏州市文联新文艺群体联盟副理事长

苏州摄影行业协会会长


2015年荣获米兰世博会“最佳摄影师”称号

2017年荣获PPAC亚洲职业摄影师协会“十大国际摄影师”称号

2017年荣获中华艺术金马奖“北斗之星艺术家”称号

2018年荣获奈曼国际摄影节“十大优秀摄影师”称号

2018年担任PPAC亚洲职业摄影师协会年度国际大赛评委

2020年担任第五届DPW四国国际摄影巡回展国际评委

多幅摄影作品被苏州美术馆、金鸡湖美术馆等收藏


个人展览:

2012年《时尚疯》个人摄影展(江西省第二届摄影艺术节)

2015年《江南背后》个人摄影展(张家港博物馆)

2016年《硅胶时代》易都摄影展(上海西岸艺术中心)

2017年《苏城纪》易都摄影展(意大利锡耶纳国际摄影节)

2017年《翻到241页》个人摄影作品展(苏州老书虫)

2018年《苏城纪》易都摄影作品展(苏州美术馆)

2018年《苏城纪》易都摄影作品展(奈曼国际摄影节)

2020年《意图》易都摄影作品展(江苏省美术馆)


截止2019年先后获得200多项国际摄影大赛奖项,其中包括:

2014年《游园》获第23届奥地利特伦伯超级摄影巡回展中国专题组冠军

2012年《繁花》获第21届奥地利特伦伯超级摄影巡回展金牌、中国专题组季军

2016年《腾讯游戏战地之王》获上海第十三届国际摄影艺术展商业类金牌

2016年《旧梦》获阿联酋艺术联想国际摄影展EPS金牌

2018年《幻想世界》第24届新加坡国际艺术摄影展 PAS金牌

2018年《梦里云端》第16届IPA国际摄影奖赛?? 年度摄影师提名奖

2019年《彩虹路过》第12届法国达盖尔国际摄影展评委推荐奖

2019年《屋檐下》第47届西班牙TROFEO GIPUZKOA国际摄影展全场大奖


部分展出作品赏析

观众席 2019.jpg

观众席 2019


镜中 2012.jpg

镜中


马拉之死 2020.jpg

马拉之死 2020


异梦 2017小.jpg

异梦 2017


万物生长 2012小.jpg

万物生长 2012


田园诗 2019小.jpg

田园诗 2019


红霜 2012小.jpg

红霜 2012


落黄 2012小.jpg

落黄 2012


幻生 2013.jpg

幻生 2013


墨 2015.jpg

墨 2015


作为时代、世界和社会之视觉语法与视觉伦理的摄影创作

      摄影,作为一种影像的载体,由于作为其实现和作为它的产物的照片具有和被拍摄对象在外观上的高度相似性,甚至是一致性而一开始并未被看作是一种视觉艺术。它被人们理所当然地理解为或者是设定为,它仅仅只是对被拍摄对象的“复写”。摄影以及作为其产物的照片,它们存在的价值与意义,就是它们是完全“真实”地记录了或者是保留了人们所谓“真实”地看到的东西。然而,摄影或者是照片,难道真的是只具有作为“档案”的价值与意义吗?抑或是,它们本质上就只能是被理解为或者是被设定为仅仅只是被拍摄“对象”的“副本”,而评判其存在价值与意义的标准,也就是它们和它们所复写对象之间的所谓外观上的“像”与“不像”。

      但事实上,摄影从来都不仅仅只是一种影像的“记录”,或者只是一种影像的“档案”,它还是影像艺术的媒介,或者自身就是一种影像艺术,即所谓的摄影艺术。而当一样东西被称为艺术时,就意味着它必须是一种创作,是一种创作者情感的形式化的表达,是一种创作者思想的风格化的呈现。总之,它是一个创作者意图的独一无二的实现。换言之,当摄影不再仅仅只是对被拍摄“对象”之“外观”的单纯记录,而是使拍摄“对象”成为摄影师之“意图”实现的“形式”或者是“符号”时,摄影就成为了摄影艺术,而一张照片就成为了一件“艺术作品”。

      作为“艺术”的摄影,它不再是一种“复写”或是“复制”拍摄对象的行为,而是和绘画一样,乃是对世界的一种解释。用美国作家、艺术评论家苏珊·桑塔格的话来说,“照片在教导我们新的视觉准则的同时,也改变并扩大我们对什么才值得看和我们有权利去看什么的观念。照片是一种观看的语法,更重要的,是一种观看的伦理学”。所以,一张作为“艺术作品”的照片,它不是一张记录一个客观事实或是记录一件历史事件的“影像档案”;一个作为“艺术创作者”的摄影师,在他拍摄创作照片时,实际上他是在“捕捉他对世界的经验,而他手持的相机则是他处于如饥似渴状态的意识所伸出的最佳手臂”。

      因此,“意图:易都摄影作品展”就是作为艺术家摄影师的易都的“意图”的实现,是他对他身处的这个时代、这个世界和这个社会的理解与解释。就他本次展出的作品而言,他的这一理解与这一解释包含了他的三个维度的对其身处时代、世界和社会的经验,也形成了他的三个维度的观看语法和观看伦理。

      第一个维度的经验,是他对传统与现代之间关系维度的思考,以及是对传统与现代之间断裂关系的观看语法和观看伦理的反思。这部分作品是本次展出的作品中的主体。作为艺术家摄影师的易都把写实性的现代模特置于写意性的江南园林-苏州园林的环境之中,形成了一个在传统与现代之间的既对话又对立的关系空间,并通过对模特儿之姿态与表情的符号化的设计与摆拍,对空间的戏剧性处理和人物关系的叙事性铺陈,形成了凸显传统和现代之间之断裂关系的观看语法和观看伦理:模特儿的僵硬姿势与江南园林灵动秀美的对比,身着伪复古服装的模特儿与古老建筑之断垣与即将拆除之命运间的张力,嫁接于宋徽宗赵佶之瘦金体书法作品《欲借风霜二诗帖》和《牡丹诗册》中的现代模特儿的摆拍照,处于传统园林场景中的现代情色故事等等。

      第二个维度的经验,是他对身体之“轻与重”之间关系维度的思考,以及是对这种“轻重”之间关系的观看语法和观看伦理的反思。这里所谓的身体之“重”,是指肉体的现身性和物质性,而其“轻”,是指肉体的符号化和形式化。亦即无论是他所拍摄的卷曲的裸体、扭曲的肉体,或者是半遮半掩的身体,以及是置于田野、森林中裸体,一方面它们的的确确是年轻的身体,有着年轻肉体的美丽与欲望;但是另一方面,这些肉体和身体又被置于是作为女性身体之一部分的,并被符号化、形式化了的她们各式各样的长发之中,长发的线条、飘逸,或者是身体的腾空、悬置等等,使得肉体和身体不再仅仅只是它们自身的指陈,而是展现出了其“轻”的一面;或是使用各式各样既透明又遮蔽的薄纱,通过对肉体和身体的包裹、遮挡与衬托等等,使得这些肉体和身体在类似中国传统水墨绘画的效果中,也不再只是肉体和身体自身的指陈,而成为摄影师用来表达其意图的符号化和形式化了的媒介。

      第三个维度的经验,是他对“摄影影像”之“现实性和表现性”之间关系维度的思考,以及是对这种“现实性和表现性”之间关系的观看语法和观看伦理的反思。和绘画艺术不同,就像苏珊·桑塔格所说的,“摄影影像似乎并不是用于表现世界的作品,而是世界本身的片段,它们是现实的缩影,任何人都可以制造或获取”。但是对作为“艺术”的摄影和对作为“艺术品”的照片来说,摄影影像不仅仅只是对“对象”的没有“任何改变”的记录或是留存。“照片篡改世界的规模,并且照片本身也被缩减、被放大、被裁剪、被修饰、被窜改、被装扮。”因此,作为艺术家摄影师的易都在一系列他所拍摄的作品中探讨了摄影影像的这种既具有现实性,也具有表现性的两重性质,以及在这两重性质之间的矛盾与张力。例如那张拍摄他自己的作品,他一方面既是以其自身作为拍摄对象;另一方面又是以其自身作为表达媒介。而正是在这种双重性的张力之中,这件作品既“现实性地呈现”了作为艺术家摄影师的易都本身的影像,也“表达性地呈现”了对作为艺术家摄影师的易都行为的思考。还有那张拍摄怀孕母亲的作品,在那块漂浮的薄纱的对比与映衬之下,即将分娩母亲的坚实的身体瞬间变得轻盈,充满喜悦,人们似乎还能通过这块飘逸的薄纱而感受到胎儿在母亲肚子里的律动和活力。所以,这幅作为艺术品的照片,一方面当然是一位即将分娩的母亲影像的留存,另一方面更重要的是,它变成所有喜悦的即将分娩的母亲形象的表达,并因此使得这位作为个体存在的母亲获得了存在的普遍性和具有了普遍性的意义。

      因此,命名为“意图”的“意图:易都摄影作品展”是一场充满“意图”的摄影展,它既是对这个时代的影像的记录和留存,更是对这个时代精神的影像艺术的呈现和表达;它既是观察这个时代、这个世界和这个社会的视觉语法,也是反思这个时代、这个世界和这个社会的视觉伦理。


学术主持

复旦大学哲学学院 袁新